清音音音音音音音

死咸鱼。没了。

【擎蜂·温柔拆】比坚尼还是スク水?

游泳冠军莎乐美:

cp 擎蜂 拆卸有 不保证不会欧欧西 


机设人设在tfp,有私设部分


背景:停战并全员存活,大家鱼块的开启新生活


需要避雷的地方在标题




比坚尼还是スク水?


 


 


1


 


“以男人的角度……”杰克谨慎地看了圈四周,确保阿尔茜和拉斐尔都不在,而后严肃地发表他的意见,“我觉得比坚尼好。瞧。”——他甚至在空气里比划了一下——“它完全能衬托身材。”


 


“啧啧。”神子摆摆手,一副‘你还有很多要学的呢’的微妙表情,“这你就不懂了,说到身材,有什么比紧身的包裹更能勾勒曲线的呢?”


 


杰克沉思了两秒,还是摇了摇头:“或许你说的对,但我还是坚持我的看法。”


 


“死库水!”


 


“比坚尼。”


 


“好吧。”神子放弃瞪杰克,“或许我们应该问问当事人的意见。嘿,小bee,你喜欢哪种?”


 


两人一齐看向在一旁坐着吸能量果昔——‘口味改良版’的大黄蜂,后者甚至还在悠闲的摇晃他两只不安分的脚,完全没发觉话题已经转到他身上。


 


神子叹了口气,直视着小侦察兵透着无辜的蓝色光学镜,“come on小bee,我们是在为你出谋划策,你怎么能置身事外呢。”


 


而杰克这时候插了句嘴,“说实话,一开始我就觉得这不是个好计划,你知道的,塞星的审美不一定和地球人一样。”


 


“噢闭嘴吧杰克。”神子推了推他,“是谁说,‘以男人的角度保证擎天柱一定会喜欢’这种话的。”


 


“嘿。”杰克摸了摸鼻子,“那是喝多了说的,你知道。而且我说的不是泳装的事!”


 


“这我可不管,你已经参与进来了,不要动摇军心。”神子很严肃,“本来小bee就懵懵的,我们应该给他打气。”


 


“beep?”


 


“别蒙混过关,bee,你已经可以说话了!来,你自己说,比坚尼还是死库水?还是干脆两个都要?”


 


“……?”


 


博派向来临危不乱的黄金侦察兵这会陷入了深深的迷茫,他在思考事情怎么变成了这样。


 


他在两天前的一次聚餐派对——富勒特工的生日——上,偷喝多了两杯高纯,脑子迷糊的对神子谈起了心:“擎天柱最近太辛苦了,我想让他好好放松一下。”


 


少女点着头,停战协议生效后一切百废待举,作为博派领导人的擎天柱很忙可以理解,但再忙擎天柱也会抽空到蓝星探望留在这善后的几位领袖小队成员,特别是大黄蜂,说明擎天柱实在很在乎他的火伴——噢是的,他俩在停战之后顺理成章自然而然的结为了火种伴侣,虽然当时神子还在思考顺的是哪个理——想到这,神子展开了一个微笑,“何不在他下次来地球时,好好陪陪他?”


 


“陪?”侦察兵湛蓝的光学镜透出微醺的迷茫来,“我有陪,我们总是一起去山坡上看日落,还有去森林里谈心……”


 


“停停停……不是这个陪。”神子发誓她可不想吃狗粮,“而且这听起来像他在陪你。”


 


已成年·杰克在这时候凑了过来,还带着一丝酒气,“嘿,你们在这做什么,bee,拉夫刚刚还在找你。”


 


“噢!”神子按住大黄蜂的手臂,“让拉夫等等,我们现在有更重要的事。”


 


“什么事?”杰克参与进来,也跟着坐在神子旁边,神子面不改色,继续她的话题,“我说的陪,嗯哼,是比两个人外出约会还要私密且亲密一点的陪。私密,亲密,你懂吗bee?”


 


神子的微妙语气让已经有过一次对接经验——结成伴侣的仪式——的大黄蜂反应过来,侦察兵脸上热腾腾的,中央处理器先他一步反应扣上了他的面甲。杰克睁大眼睛,看着神子,“认真的吗?未成年。”


 


“噢杰克,你怎么和琼一样了,未成年就不可以谈这种问题吗?‘乖宝宝’杰克?”神子翻了个白眼,杰克不赞同的摇头,“我是说,bee还未成年。”


 


“嘿,我成年了!”大黄蜂不满的反驳,不论是塞星算法还是以蓝星算法——这个没必要强调——算,他都是成年机,可以独当一面的勇士。而且


 


“你觉得擎天柱会拐带一个未成年当火种伴侣吗?”神子补充了他的话,在‘拐带’一词的选取上甚至没有犹豫,“我瞧你是喝多了吧。”


 


“fine。fine。”


 


关于年龄的讨论很好的驱散了刚刚私密问题带来的暧昧空气,大黄蜂这会也没那么羞赧了,甚至,被高纯醺得有些迷糊的他比平时更胆大些,他语不惊人死不休,“可是,那种事情太累了,那不是放松。”


 


“噢!”知道了不得了内幕的两位人类同时扶额,杰克拦过神子,以成年人的姿态对塞星生理知识不太过关的成年机大黄蜂普及蓝星生理知识——都是生物,总有共通点——“以男人的角度向你保证,bee,擎天柱一定会喜欢那种事。”


 


神子附议般点着头,末了补了一句,“别犹豫,就这么决定了,也别担心,交给我们——我和杰克,当然,拉夫还是孩子。下次擎天柱过来的时候,保证你能给他一个难忘的放松。”


 


回忆完毕。大黄蜂瞪着光学镜看向还在等他答复的神子,“可是神子……”


 


放松和“泳装”——杰克是这么科普的——真的有关系吗?还有,他要怎么穿上——“泳装”?


 


“easy。”神子说,“相信我的手工水平,进步了很多。所以只等你拍板,你要哪个,比坚尼还是死库水?”


 


杰克被迫配合地展示平板上的性感制服设计图——以画出来的大黄蜂机体为模特,当然。


 


噢,普神在上。


 


大黄蜂真实的害羞了。但他还是、在神子催促又期待的眼神中,用手指点了点平板上右侧相对保守的一件。


 


“OK!死库水!”神子十分骄傲地对杰克眨了眨眼。


 


“可我还是觉得比坚尼符合男人的审美。”杰克嘟囔。


 


 


 


2


 


但擎天柱毕竟不是男人,噢,烟幕收起你的武器!我是说,擎天柱必然不是个人啊。咳,虽然生物的审美大同小异,杰克的看法也有一定道理,但他还是忽略了爱情的滤镜,一句中国老话,叫,“情人眼里出西施”。


 


亮黄色的机甲搭配上黑蓝色的死库水在色彩上相对和谐,杰克捂着眼睛念着非礼勿视关上了房间门,那边神子已经和领袖小队以及拉斐尔打好招呼,领着擎天柱过来,理由是——“嘿擎天柱,bee今天有些不开心,我想你应该过来看看。”


 


杰克闪身躲到一边,看着擎天柱推开房门,忙拉过想看热闹的神子——“人家情侣独处,你别看!”——他发誓他听到了领袖小声的惊呼。








3


 


【等等这位朋友,请问你是位成年机吗】


【是  点看领袖深夜惊呼为了谁】


【否  先去完成你的家庭作业,长大了再来哟】






4


次日拉斐尔在自己的平板上发现了神子的设计稿,他的“这什么,你们瞒着我对小bee做了什么”话音还未落,就被杰克拉走——“小孩子别看!”


 


而神清气爽从房里出来的擎天柱正好看到这一幕,神子对他眨了眨眼,“早啊擎天柱,昨晚睡得好吗,bee呢?”


 


领袖灵活的中央处理器很快弄明白前因后果,他也对神子展露了一个细微的笑容,“很好,神子。至于bee,我想他需要充足的休息。”


 


神子挂着得逞的笑容,转身去追闹成一团的拉斐尔和杰克。而擎天柱则回头对小队的医生感叹道,“老朋友。我想、人类的智慧在一些方面确实无与伦比,对吗?”


 


救护车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敷衍了两句,“是的,是的。”,接着忙自己手头的工作了。





【变形金刚/擎蜂】流浪星球(下)

我好了我好了我好了我哭

顾珩_水星吟游诗人:

乘客请这边打卡有序上车


 以下防和谐链接按需自取↓

 备份1 随缘居(需科学上网)
 备份2 微博长文章
 备份3 WPS
 备份4 AO3(不小心放了没修的旧文……已修复)

 ————————

 恳请某些盯了我几天的“朋友”高抬贵手,不要做出随手举报这种破坏圈子风气的糟心事来。
 有什么看不惯的,上大号说话。
 我白天要搬砖,没时间蹲在网上;也不靠同人吃饭,不会挡你财路:-)

【擎蜂】伪装、滤镜和狗狗眼

擎蜂的糖堆w:

◾️大概是五部曲和大黄蜂揉杂的背景


◾️标题瞎取的。没有狗狗眼【】只是单纯想写影帝蜂【bu】


◾️除了擎蜂没有其他cp


◾️(9/11)还有两篇……


 


 


 


 


 


 


 


***


大黄蜂很会伪装。各种意义上的。


 


战场上算是一种情况。


 


在他初次被调到这片战区人生地不熟时曾和热破一起去执行过任务,两位过于年轻的机子直接在新地区很没出息地走错了路。正当两人对着眼前本该是汽车人营地可现在只是一片荒芜的空地大眼瞪小眼时,双重灾难就从天而降——一整支霸天虎小队不知从哪儿冒出来。被数十支枪刷刷地齐指着,这仗势谁见过啊。双方经历了一段漫长又尴尬的沉默后,热破刚要摸枪,结果居然被身边人一把按住。


 


“我们是上头派来视察作战情况的,你们没接到消息吗?”


 


“啊???”


 


这是对面那个基佬紫涂装的霸天虎领头。他看起来像吃了苍蝇。


 


啊???


 


这是已经准备好干架的热破。他优秀地在声音出口的最后一刻堵住了自己的嘴。


 


他身边的机子几乎是在瞬间就披上了一层陌生的皮。要不是太熟悉自己的队友,热破可能真的会怀疑身边人和他认识的那个大黄蜂到底是不是一个人。小机子平日里轻快和善的声音明明听起来也没有变,却偏偏多出了点阴森的感觉,他那双湛蓝的光学镜甚至都聚焦缩小了一圈,小机子圆润的脸型硬是被瞧出了点尖酸刻薄的味道。


 


这……还会变脸呢?


 


热破没敢吱声。大黄蜂对伪装这事儿似乎就是天赋异禀,热破甚至还没听清他到底是怎么忽悠那个霸天虎的,三分钟后两人就已经勾肩搭背被一群队员簇拥着走在回营地的路上。


 


“你不会真的让他们带我们回老巢吧?”热破在内线里难以置信地质问同伴。“在这里你能骗他们,回去绝对会有人认出你的!……我是说,你可是大黄蜂!你坏过他们多少好事?”


 


“到时候再说。”他听见大黄蜂轻快地答他一声,用的还是平日里信心满满的调调。“如果你实在学不来,就把你的脸色放臭一点,别让他们找你搭话。我试着联络一下阿尔茜他们。”


 


ok……热破难以置信地看着走在他前面的大黄蜂漫不经心地冲他丢了个眼色,回头继续和那个霸天虎仍旧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语气傲慢得活像是红蜘蛛再世。


 


……或者他就是学的红蜘蛛也不一定。热破想到这里顿觉受到了启发,于是也想有样学样装装闪电还是闹翻天平时那一副疯样子,结果刚张嘴周围跟着的霸天虎就统统诧异地望过来,吓得他赶紧闭嘴板着脸努力挤出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他还从不知道大黄蜂这么能说。平时无论在战斗还是日常生活里,大黄蜂一直都是有人搭话就笑着和人交流,没人就自己安安静静呆着的主,他绝不是那种会主动找人攀谈聊天打发时间的家伙。但现在,“霸天虎视察员”大黄蜂同志正维持着相当高频的谈话,且每一句都巧妙地引向了霸天虎的武器库存和接下来的作战计划。


 


对方完全没察觉出什么问题。实际上如果热破真的不知道大黄蜂是谁的话,他也一定会相信这个眼神傲慢,话语懒散,谈到作战却又显出无比狠戾的机子就是一个霸天虎高层自认屈才的小人物,他看起来就是个典型霸天虎。明明有个很不符合霸天虎选拔标准的小个子却生生现出了三变的气场,让人完完全全无视了他身上的那么多疑点。


 


 


 


 


好在大黄蜂并没让他这个诡异的状态持续多久。他们走了一周期不到,亮黄色的机子就突然站定,热破一个没刹住脚险些撞到他身上。大黄蜂向着他们的东面看了会儿,随后突然转身,冲那个一直和他攀谈的霸天虎露出一个标准的大黄蜂式友善笑容。“虽然说起来很不好意思,但下次如果你再遇到陌生的上级还是核实一下身份的好……热破,走了!”


 


热破早一秒已经收到了埋伏好的队友的消息,随着大黄蜂一声招呼便立刻变形直冲坐标发出的地点而去。但他没想到身后的霸天虎也有反应不迟钝的,几乎是在他变形的同时,一梭子弹便立刻打在了他身旁的地面上。热破一个原地急转,却发现大黄蜂早已比他还快地抬炮轰在了那群霸天虎面前,小机子带着面具看不清表情,举手投足间的利落劲儿却又和刚才懒散的模样简直一个天一个地,“我掩护你,快让阿尔茜他们到这边支援!”


 


热破抬手也扫了几发炮弹过去,他终于从大黄蜂的角色扮演里缓回神。“你可别想把我从战场支走!蜂仔!要掩护也是我掩护你,……嘿!!!”


 


他一个弯腰堪堪闪过从他头顶划去的子弹,通讯器里大黄蜂响亮地咂了一声,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小机子三步并作两步直接从一侧跳起来,踩在他背上一个腾空从空中对着那边乱射的机枪一顿回击。落地时就地翻滚起身便已弹出刀刃和那些高了他大半个头的机子近身肉搏。


 


这边烟尘四起,终于吸引了本埋伏在不远处的汽车人部队。人数优势让战斗结束得很简单,不消多时那几位刚才还气急败坏的霸天虎就已经带上了限制器被押走。除了一个见势不好便早早逃开的家伙,这次俘虏的敌人大概算得上一次辉煌的战绩。


 


热破走向他小个子的队友。大黄蜂已经收起了面罩,正偏着头和阿尔茜说些什么。女战士显然对他这次的冒险极为不满,就差点着他脑袋让他回去写检讨了。大黄蜂抱歉地摸着脑袋,光学镜都因为陪笑而微微眯起。平日里射击劈砍都极为冷静的手现在却不知何处安放似的,一会儿合十一会儿互相紧握,浑身都散发着“让你担心真的很抱歉”的意思。阿尔茜自然不能对这样的同事发什么脾气,她的严厉口气在小机子睁得滚圆的光学镜下几分钟都没坚持到,就软化成了无可奈何的口气。


 


“下次要是再这样我绝对不会来帮你了。”


 


大黄蜂脑袋上的小触角抖了抖。笑意从声音里都溢出来。“我知道。……阿尔茜。我真的知道错了。”


 


女战士恨铁不成钢地点点他的胸甲,嘟哝了一句“你真的知道吗”便转身交代运送俘虏的事宜去了。热破溜溜达达走到大黄蜂身边,一时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大黄蜂冲他奇怪地扬了扬眉,“怎么了?”


 


“呃……你知道他们还跑了一个,对吧。估计等到下次这招就不管用了。他们都会认识你。”


 


“认识我的人很多,不缺霸天虎那么几个。”大黄蜂轻快地笑道,他伸直臂甲,关节紧收发出一声清脆的“咔嗒”声。他施展了下身子,冲热破露出一个再单纯不过的笑容。“但我们这次总归是赢了,不是吗?”


 


 


 


 


 


 


 


 


***


不过进行报告就又是一回事了。显然赞成大黄蜂做法的并没有几人,警车列了一长串这个计划中可能一出错导致他俩尸骨无存的漏洞,足有一百来条;救护车对他们把自己搞出这么多伤的不负责任行为气到一人给了一扳手;在医生面前谁都不敢出声喊疼,等到擎天柱开口的时候两个机子都已经是可怜巴巴地等着数落了。


 


热破听见擎天柱清了清嗓子。“大黄蜂……”


 


当然了,大黄蜂是主谋。头儿肯定先怪的就是他。热破不厚道地松了口气,抬眼悄悄看了眼擎天柱。不看不知道,他突然发现大黄蜂居然也在大胆地直视领袖,——难不成这机子又准备演戏不成?


 


但很快他就发现自己错了。大黄蜂没有半点要为自己莽撞的行动找借口的意思。他就是那么看着擎天柱——事实上,他从未表现得如此放松——就那么直率又信任地看着他,好像哪怕下一秒擎天柱说罚他也会安心受下。


 


于是他清楚地听见擎天柱长长出了口气。领袖拍拍自家副官的肩,语气甚至连一点责怪的意思都没有。“你这次的确是太冒险了点。……不过也确实是立了大功,只是记得下次别再这样就好。去吧,把你得到的情报汇总一下再交给警车。”


 


小机子点点头,表面看着仍是正正经经波澜不惊的模样,本来还伏在脑袋上的小触角却早就快活地跳起来。擎天柱目送他走出门,转头见旁边其他副官满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他,还有些疑惑。


 


“怎么了?我们没必要因为一次有风险的紧急应变就否认掉他的功劳。而且你们也看到,他答应不会再犯了。”


 


热破和其他长官一起默默扭过脸。不,擎天柱到底是从哪里看出的他答应不会再犯?


 


他突然怀疑领袖光学镜里是不是有滤镜。


 


 


 


 


 


 


***


即使是看起来友善又好说话,那也不代表大黄蜂真的是在方方面面都这样。


 


“让我想想,嗯……他原来阴过一次红蜘蛛,直接把他带进沟里过——字面意思上的——还和威震天的那支三变金刚队伍起过正面冲突。”救护车好不容易才把目光从屏幕上扯下来,若有所思地摸摸下巴。“他一直都很不好惹。”


 


热破转身溜出医务室。


 


 


 


“大黄蜂?哦,当然,他一直是我这里的常客。……你懂的,他总是不停地要求我给他升级武器,升级护甲,升级这样那样的,他对自己要求很严。”千斤顶显然对大黄蜂有不一样的见解,但他还是说了和救护车一样的话。


 


“虽然他平时脾气都很好,但一旦被触及原则问题——那时的他可不好惹。”


 


 


 


“虽然战斗起来数一数二,但还是有时候还是太不管不顾了。我提醒过他很多次他不适合近战,但冲锋时他还是在最前面。”大概在警车心里谁都能让他操心得要死。“他太莽撞了。”


 


 


 


“我总担心他为了证明自己会做傻事。”爵士说。他一直是擎天柱副官里最可靠也最让人放松的那个。“他对自己的自信相比于能力来说差太多了,我一直在试图告诉他他已经很优秀了,但他从来不相信。”


 


 


 


“他是汽车人优秀的典范。”最后热破遇到了擎天柱。领袖很乐意对手下的副官发表看法。“我想他没什么缺点。”


 


 


 


 


 


 


***


……啊?


 


热破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jpg


 


 


 


 


 


 


 


***


“还有什么事吗?”擎天柱看着从身后追过来的热破,仔细又回忆了一遍他刚说的话。——没什么问题。


 


热破从来都直话直说。“没什么,头儿。我只是有点奇怪。……他难道没什么缺点吗?”


 


擎天柱疑惑地看了手下一眼。“缺点?……他有时候确实太尽责,对自己太苛求了。但我相信那无伤大雅。他一直是我最优秀的副官,最出色的侦察兵。”


 


热破没来得及出声,铁皮刚好从旁边走过。“早上好,擎天柱。”


 


擎天柱冲他也回了句“早上好”。他和热破继续朝前走去。“你怎么突然要找起他的缺点了?”


 


“不,不是找他的缺点,我只是突然觉得自己一点都不了解他。”热破还想说什么,结果第二次被打断。


 


“早上好,擎天柱。”这次是本尊。大黄蜂正从外面走进来。他先冲擎天柱快活地打了个招呼,而后才注意到热破。“嗨,热破。刚才阿尔茜一直在找你。”


 


热破点点头,大黄蜂也不在意他的敷衍,对着擎天柱又道:“任务报告我已经发到您那里了。”


 


“我收到了。总结得很好。”擎天柱也看着副官,“之后的任务也记得小心。”


 


大黄蜂昂首笑了笑,热破还从没见过他这般快活的模样,他连光学镜都大了一圈。“我会的。”


 


小机子走远了他们才重新开口。


 


“大黄蜂是个很单纯的士兵,也是一个最好的同伴。他不会复杂到让你看不透。“遇见大黄蜂后擎天柱似乎连声音都带上了笑意。他听上去都不像之前那么严肃了。“他每次见到我都会那么打招呼。这很鼓舞人心。”


 


???铁皮不也和您打招呼了吗?热破一口气噎在喉咙里,他真没看出有什么不同。


 


“而且他的光学镜是我见过的最特别的一双。好像只要透过那双眼睛,他就能给出所有承诺和答案。”擎天柱显然还沉浸在和小机子的一照面里。等他发现热破已经很久没说话时,士兵已经盯了他一段时间了。擎天柱被手下看得着实有些奇怪,“怎么了吗?”


 


热破神色诡异。


 


“没。我就是想看看您。……看看您的滤镜到底是有多厚。”


 


 


 


 


 


 


 


 


 


end.


 


 


 


 


………………


 


很久之后在地球,热破重新听见了他在心里嘀咕了千万次的那句问话。


 


“擎天柱难道就看不出那小家伙的小狗眼里就是装的吗?他当时做老大专治各种不服的时候那老实劲儿去哪儿了?”


 


热破立刻窜过去拍了拍漂移的肩。难兄难弟四个大字就差明晃晃写在脸上了。漂移被队友这一下拍得莫名其妙,但热破一开口他就知道他们都共同经历了什么。


 


“没用的,老兄。擎天柱他滤镜有几百倍厚。他……真看不出来。”


 


 


 


 


 


 


 


 


【x】


每次写这种沙雕文的时候我都是:今天我要找个小机子出来挨秀是谁这么幸运呢.jpg


 


是的最近我喜欢上秀热破小可爱了哈哈哈哈哈【老救:我谢谢你【bu


 


 


 


 


哈哈哈哈哈大哥是真的看不出来x他不仅看不出来他还双标【叉腰


 


变4里漂移和bee的那一段真的笑死我了x本来在做领导时绝对能揍得过漂移的某蜂一到大哥面前两下不要就被放倒还被勒着脖子问小狗眼是不是装的哈哈哈哈哈太坏了吧


 


大哥:他不是【bu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漂移:这汽车人我不当了混不下去了


 


去找飞翼吧【哎你x



【深夜发病】为什么我这么执着于tfp背景下的擎蜂

1551我爆哭说的太好了

擎蜂的糖堆w:

以下文字全部来源于一个诚心实意且失去理智的bee吹,随写随删基本没过脑子而且特别任性不接受反驳谢谢。




那么为什么我一直这么执着于tfp背景下的擎蜂呢?




其实不为什么就因为他们特别好特别配




因为其实tfp对于bee宝的形象塑造,已经近似于从元始开始变形金刚系列对于擎天柱的塑造——即一个近乎于完美的汽车人形象,且极富领袖潜质。




大黄蜂在tfp的出场中,碍于无法发声的缘故,沉默做事,哔哔的电子音实在太过可爱以至于一度给大家造成了相当大的刻板印象,连带着以为他的心智也近似于孩童。对于这种错误认知我佛系空气只想一桶水浇醒你们这群小可爱的脑袋请你们再看一遍tfp这种认识无疑十分要命。可以说直接扭曲了tfp对于大黄蜂这个人物相当出彩的塑造。




当然,可爱是存在的,但它不是bee宝性格的主要方面。其实连次要方面也算不上因为他根本就没这个自觉觉得自己可爱,他更多的应该是幽默和一点点小调皮,属于年轻人的那种。比如换回变形齿轮后故意吓老救的那两下,还有找回声音后掩饰不住惊喜地扑进老救怀里。这都是他年轻人的一面。他也会开玩笑,也会和拉夫学跳舞或者打游戏,但这真的不是小孩子才有的行为。赌五毛钱如果是爵士他说不定也会和人类朋友学着跳上两脚,但绝对不会有人说他是小孩子对不对。所以大家普遍认为的大黄蜂的孩子气,实际上因为他的失声(导致他有一大部分的表达都需要靠肢体语言。也就是溜溜转的大眼睛和手舞足蹈)还有长相上的偏幼齿化(对我就是在说他的大眼睛)有相当大的关系,剧集的最后找回声音的大黄蜂,几乎是在瞬间就褪去了那点点稚气,转变回他真正有的一个成熟的战士的气质。这一点我们待会儿再谈。拉回可爱的话题,其实我就想说一点,ball ball大家不要再说他卖萌了,你可以说他可爱,但别说他卖萌——这个萌是浑然天成他根本自己都没在注意的,卖萌这个词总让人有种强行吉祥物的错觉x




如果让我用词语来形容大黄蜂,也许我的首选是成熟。没错,和大家的可爱恰恰相反。可能因为我本身就是老阿姨心智叭。大黄蜂无论是作为战士,还是队友,他无疑都是一个非常可靠的存在。从和擎天柱共同作战对付天震到在老威面前巧舌如簧的唬烂,他完完全全体现的就是一个成熟的战士所能表现出来的所有面,临危不惧急中生智,知己知彼善于攻心,他是一个战士,一位成熟的谍报员侦察兵,而不是一个怯生生只会躲在擎天柱身后等着被保护的傻孩子


第二个词是稳重。这听起来很奇怪,毕竟这些词放在平日里应该用在擎天柱身上才对。但这正是我前面说的,tfp对于大黄蜂的塑造几乎就是向着擎天柱而去,bee和大哥很像,他对于规则的理解其实非常符合他作为战时成长起来的一位士兵的身份。他会有出人意料的奇袭,但也会认认真真遵守命令,在没有把握之前绝对不会擅自动手,轻举妄动。所以从这些方面来看,他一直都是以独立且自强的形象示人,我真的对大家觉得他是个孩子这个印象很窝火。




在折螯之蜂里大黄蜂的某些心理缺陷得到了进一步细化体现:他对自己并不是那样自信,实际上他也在时刻寻找机会想要证明自己的存在价值。这一性格与元祖的设定倒是有几分相像,即他对自己的强烈不信任感和力图搏求自己存在价值的心态。不知这里是否和前面天震那一集里擎天柱曾说过的他还是个年轻战士需要多多锻炼那里是个呼应,这样的话他的努力也许很大一部分就是希望在擎天柱的心里自己能有更重要的地位。这样我擎蜂又是一口大糖。




大黄蜂的独特性和成熟性在烟幕出场后就得到了更加明显的体现。实际上烟幕才是他们中年龄更小更像孩子的那一个,活泼冲动不太好管教(当然在大哥面前最后一条不作数x),从他一开始来到地球不分场合变形和人类对峙或者和杰克一起恶作剧都能看出来,烟幕才更像个调皮的孩子,玩笑开得有些不分场合,做事也有些略带稚气的急躁。【但是他真是太可爱了噫呜呜噫x】而在这个时候一直跟在他身后的bee的稳重成熟就显得更为突出。我相信编剧不是随便让大黄蜂和烟幕同行的。他们同样都年纪很轻,但心理早已经不是一个层次。从后来烟幕旁敲侧击地询问大黄蜂是否想过晋升或是为什么一直在做侦察兵(“为什么擎天柱还是让你做侦察兵”!我觉得这里也可以出一个大哥总是把bee找过去单独谈话劝他晋升但他就是死活不升的梗x),大黄蜂的回答(把晋升的时刻留给塞伯坦)来看,大黄蜂不仅是拥有耐心,他其实是因为对汽车人事业十足的信仰和追求,才会如此有自信地把自己最重要的时刻留给已经被毁灭的家园。




而大黄蜂的这些气质和独特的魅力在最后他找回声音时终于得到了尽情的释放。我不知道大家是怎样,反正在bee打开面罩露出完整的脸时,我他渣是真的被一股子小青年的气息吹了个当场去世x




不知剧组是终于get到大黄蜂的魅力点到底要如何体现还是怎样,在剧场版里大黄蜂终于体现出了他应有的模样,俏皮,严谨,务实,细致,还有出色的心理战和唬烂技巧。这时候的bee真的给出了一个全新的体验,他让人熟悉又陌生,不变的只有那股迷死人的小厉害劲儿【】续作rid我不多讲,因为rid对我来说唯一的存在意义就是告诉我们大哥没死只是被拉去练级了在这里面还时不时能捡口擎蜂糖吃我就很感激,它延续了tfp的精神,告诉我们bee的确是被塑造得准备让他成为领袖的,这就够了。




所以bee宝,我们的大黄蜂,他忠于汽车人事业,且对复兴塞伯坦充满信心。他机智成熟,在战场上可靠又强大。我一直坚信信仰这玩意儿是相互的,如果说bee追随大哥,坚信他能够带领他们走出黑暗,那么大哥也同样深爱着他的这位小小的侦察兵。甚至也许他爱他更多。大黄蜂也可以说是擎天柱的指南,天空中明亮的北极星。他们是彼此的信仰。




我爱tfp的擎蜂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的互动实际上在剧集里不算多(但每一处细节都能甜到爆炸!看这里),但精神上的契合度却是表现得最明显也是最美好的。他们一个带领众人走出黑暗,而另一个则是给予那个众人之上的人光明。他们一个就像丹柯,一个则是丹柯胸中熊熊燃烧的那颗心,他们指引众人,共同陪伴着前进——我尤爱让擎天柱更接地气一点。不再是一直以来的高高在上,他也不是神,他也应该有疲惫或是低迷的时候。而大黄蜂——他该是重燃擎天柱热情和信心的那个特别又重要的人。指引众人的人也应该被指引和支撑,大黄蜂对他就是那道光,透过他他能看到他为之追求的光明和一切美好。


我不希望他们的关系是单纯的大黄蜂追随敬仰擎天柱,这样搞得好像粉丝头子时候跟爱豆在一起了似的。(烟幕:那不应该是我和擎天柱吗x)他对擎天柱的意义应该同样重要。




信仰是相互的。单方面的追随和爱永远成不了事。




我爱机子们正是因为他们能脱离世俗意义上的肉体吸引,从而更着重于精神相吸。这是最重要的,而tfp在这一层面上实际上就是在大把撒擎蜂糖。他们精神相吸。每一次碰撞都属于灵魂。




我并不喜欢对于角色多说什么,能在文里表现才更有意思。所以关于bee不是个宝宝这一点其实我入坑的第一篇文就是在澄清这个。而后也在陆陆续续地含蓄表达。虽然最近画风有点剑走偏锋过于沙雕x




所以综上,这其实是个混更的瞎逼逼,在我望着自己文档里标记着擎蜂但是全都没写完的文陷入沉思时内心突然涌上一股强烈的想要赞美bee宝的欲望,于是我照做了【滑稽】通俗点说就是他走路帅气说话帅气他干什么都帅气麻麻我爱这个机子噫呜呜噫我爱他!!!




大家晚安!





一个一点儿也不像年末总结的总结吧。
相机是父亲17年送的生日礼物。然后也就放假出去会耍,所以一八年前期没什么照片能拉出来溜的,所以选了一七年的照片出来鞭尸。

红茶玛奇朵:

❀荣耀TV重庆站为您来带周末报道❀


一共9P,按顺序点就行!

…因为p1产生的灵感。
这个转角是偶然撞入我眼中的。
那是在广州转瞬即逝的秋天,我的耳机里放着戳鹅的suburbia,有微风,细碎树叶的影子投在地上微微摇晃,很恰意。